Lovethumper

谢尔格拉的疯狂占据了你!

【源藏】Brother Dearest

给 @零贰贰 的生贺小短文XD

灵感来自贰砸的分院帽

第一次写源藏,HP AU。狮院找球手四年级源氏 & 蛇院优等生六年级半藏。卢西奥损友设定,其他ow的人物也会客串一下。

有HP里胡编乱造占卜课作业的梗 XD

OOC,文笔渣,貌似没啥剧情,CP感也不浓……就当preslash?(。)

希望22不要嫌弃。


源氏已经好久没跟哥哥说过一句话了。


三年级暑假他们爆发了一次争吵,半藏一气之下毁了源氏的飞天扫帚,拿着源氏的成绩单,愤怒地朝他吼着“不务正业”,惹得源氏气血上涌,潦草收拾了东西便离家出走,直到开学也没回家。


源氏跑到好哥们卢西奥家里试图让自己冷静。卢西奥的父母来自巴西,爸爸是当地的麻瓜,做着音响生意;妈妈则是纯血统的女巫,精通疗伤咒语外也烧得一手好菜,尤其是散发着罗勒香气的多汁烤肉配自制的烧烤酱,咬一口就能抚平一切创伤。然而当源氏看到陪伴了自己四年的扫帚,如今只剩残骸,觉得这次的心理创伤怎么也治不好了。他无法原谅半藏,更无法原谅半藏身为自己的哥哥竟然一点都不理解自己,践踏他喜爱的一切,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比如强迫他继承父亲的事业。


他对家族事业没有兴趣。无休止的谈判、交涉、算计让人厌恶,他喜欢翱翔于天空的自由,享受赛场上追逐竞技时的刺激,欢呼呐喊的人群让他血液沸腾,世上所有珍宝都不能交换他抓到金色飞贼那一刻的心情。


可是半藏一次都没有来看过他的比赛。


这算哪门子哥哥啊?源氏嚼着烤肉满嘴油,愤愤地冲卢西奥抱怨。

 


霍格沃茨的开学典礼上,源氏托着腮,坐在格兰芬多长桌旁看着一名一年级新生正安慰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弟弟似乎很担心会与哥哥分到不同的学院,紧张得要哭了。哥哥看上去也紧张得要命,强装镇定揽着弟弟轻声安慰,说分院帽不会让亲生兄弟分开的。


“那可不一定,我哥哥在斯莱特林,而你看,我在格兰芬多。”源氏突然冲着他们大声说道,恶作剧般地看到两个小孩的脸色更难看了。坐在他旁边的卢西奥立马给了他一个肘击,冲双胞胎挤出一个微笑:“他那是小概率事件,别担心。”随后给了源氏一个警告的眼神。


源氏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心不在焉地看完了分院仪式(那两个小鬼都被分到了赫奇帕奇),晚餐上桌时准备大快朵颐。突然他感觉自己像触了下电,也可能是中了个邪,眼神鬼使神差地瞟向了远处斯莱特林的桌子,与半藏对上了视线。岛田家的长子几乎从来不过分表现喜怒,脸上永远是一幅波澜不惊的神情,但源氏却从中看到了失望。他感到犹如一盆冷水浇在头上,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虽然后来发现只是一个幽灵穿过了他的身体。他扭过头,避开半藏的注视,开始专注于眼前金黄色的南瓜汁。


南瓜汁的颜色让他想起小时候冬夜的炉火。外面寒风凛冽,但是岛田家宅的炉火总是烧得很旺。半藏一如既往地在壁炉前捧着一本大部头书,魔法史或是古代如尼文之类源氏看不太懂的玩意儿。他会凑到哥哥身边,半真半假的一起看,时间长了就打起瞌睡,头仿佛有千斤重。源氏打哈欠打得泪眼朦胧,迷迷糊糊地观察起了半藏的侧脸,看着他微皱的眉头,被炉火暖光柔和的线条,以及睫毛在下眼睑投下的阴影。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头磕在半藏的肩膀上,睡得口水横流。他有时会中途醒来,感觉到半藏正小心翼翼地抱起自己,半梦半醒间听到哥哥小声嘀咕着小鬼又要感冒了之类的话;有时睡了一会醒来,发现半藏也躺在他身边熟睡,厚厚的书有点好笑地倒扣在脸上。


想到这,源氏突然觉得餐桌上所有的美味佳肴都失去了吸引力。

 


“天呐我完全搞不懂。”


卢西奥在源氏身边发出了哀嚎,两人在公共休息室做着占卜课的作业,写着计算公式和各种星象记录的羊皮纸片摆了满桌,然而作业却毫无进展。


源氏拿过两个占卜用的茶杯,将其中一杯一饮而尽,“试试茶叶占卜怎么样?”他看到卢西奥露出难受的表情,连忙解释,“胡编乱造也行,把作业对付过去再说。”


“胡编我拿手。”卢西奥接过源氏喝完的茶杯,对着里面不规则形状的茶叶渣,哗啦啦地翻起了《拨开迷雾看未来》,“嗯……这个真不好说……似乎……下个月你会有桃花运?哦不不,是血光之灾……等等,好像是充满了血光的桃花运……什么玩意儿?”


“嗯,继续。”源氏一边将卢西奥的预言内容写在羊皮纸上一边说,“尽量编得靠谱一点,禅雅塔教授可不是那么好糊弄……”


“哎等一下,我好像看出了点什么……”又是一阵疯狂翻书声,“上面写,树枝形状,也可能意味着和亲密的人修补关系……哎这说的是不是你和你哥?”


源氏的脸色很难看。开学这几个月他尽量不去想半藏和家里那些破事儿,两个学院一起上课时也当对方压根不存在。他看着半藏在变形课上将一只兔子完美地变成了一颗葡萄柚;看着他在魔药课上熬制的麻醉药剂让艾玛莉教授赞不绝口。而自己除了在魔咒课上把卢西奥的满头小辫儿变成了绿色之外,没有任何进展。他刻意忽略了半藏时不时投来的复杂目光,躲开了任何可能独处谈话的机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魁地奇训练上,漂亮地连胜了几场比赛,然而毫不意外——半藏依旧一场都没有出现。


“我的茶杯里说了什么?”卢西奥见好友表情凝重,马上转移话题。


“呃,下个月你可能会生一场病……某方面能力会削弱……”


“哪方面?老兄,下个月就是魁地奇杯决赛了,你有血光之灾我生病,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你觉得咱俩读预言的水平可信吗?”源氏挑眉。


“说得对,我们继续。”


同在休息室写魔药课论文的法芮尔并不想理他们。

 


决赛当天,暴雨雷鸣。


源氏躲过一个游走球的袭击,做了几个翻滚动作,在空中继续搜寻着飞贼的影子。


他给自己的风镜和制服都上了防水咒,然而头发和脸还是被雨打湿,往下淌着水。源氏攥紧了扫帚的握把,雨水让他略微有些打滑,细密的雨幕也会遮挡视线,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打比赛简直困难重重。卢西奥脸上已经挂了彩,抱着鬼飞球流着鼻血骂骂咧咧地从他身旁飞过……


这是他自二年级加入球队以来第一次进入魁地奇杯的决赛,想要胜利的心情比哪一次都强烈,不仅仅是为学院争光,内心也有一部分是要让半藏认可自己对魁地奇的热情。源氏抹了把脸,神经高度紧张,看到的任何小闪光都能让他心脏狂跳。


“格兰芬多开局落后三十分,现在鬼飞球由格兰芬多的追球手卢西奥传到宋哈娜手上,又传给了莉娜·奥克斯顿!奥克斯顿敏捷地躲开了赫奇帕奇的追球手周美灵和艾米丽·拉克瓦的夹击,以及一个冲过来的游走球——奥克斯顿用假动作迷惑了拉克瓦冲到了球门柱前——好!干得漂亮!——对方的守门员是亚历山德拉·查莉娅诺娃,我们就简称她为查莉娅好了——查莉娅冲了过来——扑了个空——格兰芬多得分!”


源氏在赛场上不停地飞高,时不时躲避着游走球的袭击,队员们嗖嗖地从他身旁闪过。突然,他看见了那道金色的流光——高速振动着的小翅膀,时不时悬停在半空,紧接着又开始窜来窜去。


源氏开始向着飞贼所在的方向俯冲加速,显然对方的找球手也注意到了他这一行为,跟着也冲了过来。他离飞贼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听到翅膀的嗡嗡声。他伸出手,努力想抓住飞贼,然而被及时冲过来的对手撞偏了几寸。两人并排飞着,都努力伸长了胳膊,也都在尽力干扰对方。这时,一道闪电劈来,劈中了源氏的扫帚尾,尾部霎时起火了。


着火的扫帚尾让源氏开始失衡,他趴在扫帚上,用尽全力不让自己被晃下来。着火的扫帚已经失去了控制,开始不断向下加速。此时源氏脑中思绪纷杂,他只想抓住那只飞贼,而脑子里又闪过自己从高空坠落后的模样——半藏得知后会不会感到懊悔,会不会为他的死而掉泪,后悔不该对弟弟这么严苛,不该忽视弟弟内心的愿望……


飞贼就在眼前,就差几寸了……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源氏感觉脑子里坠着几十斤活蹦乱跳的铅块,咚咚地撞着脑壳。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光线,有些刺眼,然后光线就被半个身影挡住,拯救了他刺痛的眼球。那个身影伸出手,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似乎说了些什么。


这个身影有点眼熟。


外部的声音接着一点一点传来,犹如置身深海然后慢慢上浮。他开始试着活动四肢,很好,四肢健全,也还受控制,然后他睁大眼,想看清这个身影是谁。


是半藏。


半藏轻柔地扶起他,像小时候将睡着的他抱起那样,扶着他的肩,让他枕着自己的手臂,从床头柜上拿起齐格勒大夫留下的止痛药剂,扶着他的头慢慢喂进嘴里。


止痛药剂立竿见影,活蹦乱跳的铅块们马上安静了。

“哥……?”

“是我。”

“比赛……谁赢了?”


半藏有些气恼地想给这个小混蛋再拍出个脑震荡。从高空坠落,幸好莫里森校长在看台上,念了个缓冲咒,才没让源氏摔成泥。昏迷了一天一夜,醒来的第一眼看到自己,竟然还在关心比赛!?


“……你抓到了飞贼。格兰芬多一百八十比五十赢了魁地奇杯。”


源氏兴奋地从床上蹦起,然而全身钝痛让他又龇牙咧嘴地倒了回去。


“你坠落后,昏迷不醒,手里死死攥着飞贼。我们费了好大劲才从你手里掰出来。”半藏按着不老实,还在兴奋扭动的源氏,又强行给他灌了一口止痛药剂。“你的队友们都来看过你了,在校医院里吵吵嚷嚷,都被齐格勒大夫赶走了。”


源氏扭头看着床头柜堆满了鲜花、食物和小礼品,“咳……咳,等等……哥你说‘我们’?我坠落时你也在场?”


半藏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尴尬,但看着源氏不依不饶追问的架势,只能点了点头。


“……你来看我比赛了?”源氏小心翼翼地问。


“嗯。”半藏顿了下,又继续道“其实今年你的每一场比赛,我都来看了。”


源氏似乎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能睁大眼睛瞪着半藏。


“那次吵架时你说的话,我想了很久。”半藏避开弟弟灼热的视线,低头看着他布满擦伤的小腿,“我一直以为你只是贪玩,管不住自己,所以希望能用严厉的方式让你醒悟。但看到你在球场上飞驰的样子我才发现,我可能真的忽略了你的感受,无视了你的天赋。”

“我让偏见和固执蒙蔽了双眼,差点做出错误的选择,让你我反目……我真的非常抱歉,弟弟。”

“我甚至还毁了你心爱的扫帚……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半藏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从身后拿出一个细长的,扫帚形的包裹,“这个……算是我的赔礼。最新款,速度惊人,制动灵敏、自带平衡度矫正和——”


“天呐哥你这个傲娇!”源氏突然坐起来抱住半藏的腰,把半藏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半藏无奈地叹了口气,回抱住自家弟弟,揉了揉那头柔软又乱糟糟的毛。“不过……”


“不过什么?哥?”源氏仰起头,眨了眨水润的大眼睛——从小到大,源氏牌狗狗眼攻势屡试不爽。


不过这次狗狗眼攻势好像没有命中。半藏不为所动。


“明年就是你的*O.W.Ls年了,虽然我同意你发展魁地奇事业,但身为岛田家的次子,没通过考试而留级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半藏又板起了脸,“明年魁地奇训练和比赛之外,我会来督促你看书学习的。”


“可是,哥,明年你要准备*N.E.W.Ts考试,哪有功夫来管我……”源氏突然觉得一阵眩晕,周围似乎又飘了起来,半藏的声音有些模糊地传来。


“我会过来和你一起学习的,做好睡在图书馆的准备吧。”半藏说完,将源氏从自己身上撕下来,起身替他掖了掖被角,“止痛药剂里有安眠成分,好好睡一觉。”


“等……哥……”


然后源氏又再次失去了意识。


END.


感觉就是兄弟吵架再和好?

总觉得ow的人物出现在HP有点违和,22说她脑补了拿着格兰芬多宝剑大喊“有基佬开我裤链”的源氏lol

生快啊我亲爱的导盲犬!(我继续回天际省倒斗去了

评论(6)

热度(100)